中央大學校長:大學要知道,現在的年輕人和我們那個時代不同了

中大新聞

2020/11/17 天下雜誌

 過往,社會大眾所關注,報章雜誌所追逐的,多半是亮眼的人事物。

 
以高教來說,不外乎大學的研究出現突破、教授獲得世界級傑出獎項、校友創業成功成為科技新貴等。
 
成功,不只一種樣子
 
然而隨著時間流逝,我逐漸感覺這種種的追逐,會不會都過於功利導向,而忽略了作育英才的最基本使命:培養能成就幸福社會的中堅人才。
 
以我自己在美國讀書4年、工作9年的經驗來說,我看到美國所崇尚的資本主義,驅動促成了頂尖的科技發展,也形成耀眼的整體經濟榮景。
 
但是,卻也形塑了人才的單一價值取向,而逐年擴大的貧富差距,更造成社會的不安定。
 
反之,北歐社會則傾向福利國家制度,人才有更多不同發展,社會的幸福指數也比較高。
 
在美國那段日子,讓我日後對社會的運行以及走向,有所反思。
 
我認為理想的社會,應該是每個人做自己感興趣且有能力做的事,不必追求世俗刻板的成功,並懂得利他關懷。
 
因此求學階段,每個學生的興趣、能力各不相同,不是所有人都應該立志將來當科技新貴、CEO,反而掌握自己的優勢,進而找到人生的目標與意義,才是最重要的事。
 
舉個例子來說,上週中央大學社團年度作秀(Show)活動,我們邀請了當年活躍於社團的四位中大畢業學長姊,回到母校表演和演講。
 
其中有人畢業自資管系,現在卻是台灣聞名的街舞達人;也有英美文學系畢業,如今是亞洲知名魔術師。
 
還有人在中央研究院工作,閒暇時是街頭藝人;更有生命科學系畢業生,從事的職業是火舞表演。(看更多:徵最特別的你,不考試也能上頂大!中央大學如何找出非典型人才?)
 
當天,除了精湛的演出之外,他們以充滿感性與燦爛的眼神,娓娓訴說自己的選擇與生命歷程,令學弟妹們為之動容。
 
熱情,讓人生有意義
 
這些同學,就是因為有興趣、有熱情,對自己熱愛的事物,全心投入、不眠不休。無論是把興趣當成正職、消遣或志業,他們對人生的感受力,以及成功率,都比一般人高很多。
 
因此,在規劃中央大學的課程時,我們也特別注重「激發熱情」這件事。
 
像是中大有社會參與學分學程,大一時在社區發現問題,大二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大三展現成果。
 
學生透過對社區的關懷,學到解決問題的能力,也找到自己興趣所在,同時培養「利他」的精神。
 
不久前,我頒獎給一位資工系畢業生,並詢問他準備去哪裡工作?
 
以他的資質,一定能進入大企業、領高薪。沒想到,他想先去桃園濱海地區做兩年的地方創生。
 
這讓我看見,我們的課程、學程,甚至多元的社群以及社團的參與,真的能夠協助學生找到熱情,發揮自己的優勢,並且對社會產生意義。
 
除了社會參與學程,中大這些年也加速學習環境的改造,培養適性發展的人才。
 
第二專長,更多可能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跨領域教育,除了傳統的雙主修、輔系之外,25類跨域「第二專長」,讓同學不被系所的藩籬牽制,自由探索各種可能性。
 
在空間上,我們則打造了28間「創意教室」,可以增加師生的互動性。
 
老師的引導對於啟發學生很重要,因此也加強獎勵機制,每年選出優良教學教師,同時以專書訪談,提升老師的榮譽感。
 
引領知識創新,追求學術卓越也是大學重要的使命之一。
 
大學領域相當多元,每個學院的強項與發展方向不盡相同,一直以來,我們鼓勵長期且深具影響力的尖端研究,然而突破性的研發成果絕對不會是壓力下逼出來的。
 
大學必須提供好的環境與支持,不要有過度的行政干預。
 
唯有讓教授們悠遊在自己有興趣的領域,才可能激發出更多熱情,挑戰未知,創造卓越,不至於為了追求刻板的指標而喪失動力。
 
教授行政,追求卓越
 
大學裡另一塊容易被忽略的是行政同仁。
 
其實教學、研究能夠順暢進行,都是靠他們在背後鼎力相助,以往大家以為在公家機關做例行工作,很難談得上「有熱情」。
 
但中大提供優質的工作場域與氛圍,藉由適度的獎勵機制與升遷管道,鼓勵同仁齊心協力,追求卓越,提升榮譽感與自信心。
 
在執行各項校務行政上,同仁優異的表現,屢獲教育部的肯定。
 
鼓舞士氣並找到行政同仁的定位與使命感,讓他們激發內心熱情,無私奉獻與付出,也是我們一直努力的方向。
 
現在的年輕人和我們那個時代不同了。
 
當年我們環境條件不優渥,只求能溫飽、有好工作才能成家立業。如今的年輕人追求的是人生意義,很早就開始思考這件人生大事。
 
大學作為人才培育的場域,必須意識到這個轉變,了解當魔術師與去高科技公司一樣好。
 
一所一流的大學,培育人才應該超脫世俗的眼光與評價,協助學生勇於探索內心,激發熱情,培養自己的優勢,勇敢走自己的路,過一個有意義的人生。
 
這是我擔任兩屆校長以來的深層感觸。
原文轉載自【2020-11-17/天下雜誌】

媒體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