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蘭/童年經驗對人後來的影響有多少?

師生校友

2020/03/25 udn聯合新聞網

一位朋友打電話來約我喝咖啡,我婉拒了,咖啡館是密閉空間,最近疫情緊張,有事電話裡講就好了,但是她堅持要面談,說:「不然公園見面好了,公園空曠,風大,沒事的」。推不掉,只好答應。她又追加:我穿黃毛衣,不要認錯人了!說的也是,現在走在路上,每個人都戴口罩,包緊緊的,不知道誰是誰。有人感嘆:以前是戴口罩去搶銀行,現在是拿錢去搶口罩,風水輪流轉,世事難料。

 

到了公園,她告訴我,她發現自己為什麼活得不快樂了,原來是潛意識的不安全感,她害怕孤獨,怕沒有朋友,所以委屈自己去討好別人。

 

她說她昨晚做了一個夢,夢到一群人在她家集合,要去某地玩。正要出發時,有人嚷肚子餓,她便起身去房間拿餅乾。突然,她覺得外面喧譁聲不見了,靜悄悄的,趕出來一看,大家都走光了,只剩她一人。沒想到連那個嚷餓的人都沒有進來叫她一聲,而她是為他才進房去的啊!這種「將心比明月,明月照溝渠」的感覺很傷人,就醒來了。這個夢使她了解原因在她自己:她沒有主見、沒有個性,可有可無,所以少了她,沒人發現。她一口氣講完,告訴我,今天找我出來是想知道,她已年過半百了,還有機會改個性嗎?童年沒有安全感和被排斥的記憶可以洗得掉嗎?

 

這兩個答案都是可以:個性可以改,因為大腦的神經迴路可以改變,迴路改變了,思想就改變了。只是舊迴路已經盤根錯節,根深柢固,不容易改而已。但是只要有決心,「鐵杵磨成繡花針」,天下沒有做不到的事。

 

至於記憶,它也可以改變。有個實驗是在A房中電擊一隻老鼠,使牠對A房產生恐懼,會避開它;這時用雙光子顯微鏡找出電擊經驗活化了哪些神經元,結果在大腦管記憶的海馬迴中,找到AB兩組的神經元,A組在老鼠進入A房時活化,B組沒有活化,因為B房沒有發生任何事。現在再把老鼠放進A房電擊牠,但是同時用人工的方式,刺激B組神經元,使老鼠現在對B房產生恐懼;然後把一隻母鼠放入B房,讓牠們交配,再重新電擊B組神經元。現在老鼠不恐懼B房了,舊的電擊記憶被洗掉了,牠忙著在B房搜尋母鼠了。

 

我們也可以用實驗方法把不好的記憶改為好的:實驗者趁老鼠睡覺時,注射多巴胺這個快樂的神經傳導物質到一組跟白天去過地方有關的神經元中,第二天老鼠醒來後,會迫不及待跑向那個地方,使本來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突然變得很有吸引力了。雖然人跟老鼠很不一樣,但是目前已有一些藥物可以幫助退伍軍人減少創傷記憶對他們的折磨。

 

她聽了很高興,但是我告訴她,求人不如求己,既然大腦可以改變,何不從改變觀念起,使自己變得快樂呢?沒有人一生是十全十美的,花若盛開,蝴蝶自來,人若精采,天自安排,自己的幸福是操在自己的手中的。(作者為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講座教授)

原文轉載自【2020-03-25/udn聯合新聞網】

 

媒體報導